赢乐股票学习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赢乐观点 > > 正文

金融危机重创产业链 煤炭坚挺成泡影

发布时间 : 2020-06-30 11:15:46来源 : 哦哟百科阅读数 :

导语 : 10月23日,霜降,河北邯郸的最低温度降到6度。当地焦煤市场不寒而栗。 “焦煤基本卖不动了,且10月份的回款率仅有区区30%。”电话里,冀中能源峰峰集团销售科科长钞玉科显得有些

10月23日,霜降,河北邯郸的最低温度降到6度。当地焦煤市场不寒而栗。

“焦煤基本卖不动了,且10月份的回款率仅有区区30%。”电话里,冀中能源峰峰集团销售科科长钞玉科显得有些着急。

就在一个月前,当国际国内大宗商品价格都在加速下行之时,国内煤炭价格还“一枝独秀”,而焦煤价格依然坚挺。

而今天,煤炭业独有的辉煌已经不不再。半个月前,焦煤的下游焦炭企业“倒闭关停潮”正在加速蔓延。

而这结果很大一部分缘于金融危机。

焦煤风光不再

“目前发运已受到很大影响,十几个主要合同用户中,70%表示不能再接收煤炭了,现在峰峰的客户库存已经爆满,他们也多次提出再降价要求。”钞玉科告诉记者。

以生产焦煤为主的峰峰集团主要销售客户为河北当地的焦化厂和钢铁厂,而现在这些焦化厂和钢铁厂已陷入生存困境。

熟知当地焦化行业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邯郸15万吨和30万吨的焦化厂目前生产已无法为继,如果继续维持运营,每天的亏损额将高达50万-100万元。当地最近已倒闭和即将倒闭的30万吨以下焦化厂将会超过十家,“倒闭关停潮正在加速蔓延”。

在河北,现在钢铁限产幅度已达30%-40%,直接减少了对焦炭的需求,但这仅是焦化企业倒闭的其中一个因素,焦煤价格“死守”更是加速了焦化企业的死亡。

而30万吨以上的焦化厂也同样日子不好过。“基本不产焦了,只能通过闷炉来保护设备,不然一停产设备也就报废了。”上述人士告诉记者。而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焦煤与焦炭价格倒挂。

焦煤之于焦炭,犹如面粉之于面包,而现在面粉的价格比面包还贵。本报记者了解到,10月24日,邯郸当地一级炼金焦炭价格为1600元/吨,二级炼金焦价格为1300元/吨,这比今年最高价减了一半。而焦炭的主要原料焦煤10月24日的价格仍高达1700多元/吨。

“对于焦炭企业来说,确实很不划算。”钞玉科表示。而焦化行业也试图以限产来缓解这一场行业危机,目前当地的焦炭限产比例高达50%,甚至70%。但由于下游钢铁也在限产,所以即便焦炭限产对价格也无法起到支撑作用。

由于下游需求疲软,焦煤的降价压力正在加大。据了解,邯郸当地最近焦煤价格已下调过一次,降价幅度约20%,但仍无法扭转需求下降的颓势。

钞玉科告诉记者,目前的销售困难已经影响到了生产。根据年初计划,峰峰集团今年计划生产销售焦煤700万吨,现在看来,显然目标已很难实现。他告诉记者,现在销售基本靠“踹”,就是根据合同将煤炭“硬塞”给客户。

但截至10月24日,由于自身库存已经爆满,目前峰峰集团70%的用户已明确不能再接收煤炭了。

下游需求的急剧下降直接导致整个产业链的资金匮乏。

先是钢铁企业拖欠焦化企业的货款,而后焦化企业无力偿还焦煤企业的货款。

目前企业回款率正随着时间的推移急速下滑。

本报记者了解到,峰峰集团8月份煤炭销售的回款率还高达100%,9月份下降到50%,而10月份到目前仅有30%。“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一两个月后资金链就会出现断裂。”钞玉科表示,目前峰峰集团被欠煤炭销售款已多达十几亿元。

降价被认为是焦煤企业自救的唯一办法,钞玉科表示,目前仍未看到焦化和钢铁的企业企稳的迹象,所以焦煤价格仍有下调的空间。

不过钞玉科表示:“大家都在观望,不敢贸然砸价。”据了解,峰峰集团的焦煤定价除了要与冀中能源集团其它各矿协调外,还要看开滦集团及华东煤炭销售联合体的价格政策。钞玉科承认目前降价还缺乏一个“带头人”。比如行业老大山西焦煤集团。

电煤需求放缓

金融危机对沿海企业电煤影响尤为明显。

浙江能源集团一内部人士10月24日告诉记者,现在从秦皇岛港购买5500大卡的电煤已经比价格最高时回落约200块钱,而发热量低的劣质煤下降幅度更高。

分析认为,这缘于沿海省份高度依赖于外向型经济,受国际金融危机的波及明显先于内地省份。能源网CEO韩晓平表示,秦皇岛煤是全国煤价特别是沿海省份煤价的风向标,近期储量比较高,说明需求比较低。而由于大量煤炭用于发电,这又间接反映国内的电力需求下降了。

电厂前期库存偏高是一个因素。上述浙能集团人士表示,目前电厂库存都比较高,缘于奥运保电期间“拼命”采购电煤,以使得奥运会后对电煤需求下降。据煤炭工业协会最新统计数据,全国直供电厂目前平均库存已高达20天。

而另一因素是受前期高煤价的影响及整个经济环境向下走对电力需求减少导致浙江不少小火电关停,这直接减少了电煤的需求。数据显示,淅能集团在秦皇岛港10月1日到20日堆厂的煤炭调出量比原计划减少了4.9万吨,而国电集团和华能集团调出量也比原计划减少了25.5万吨、32.3万吨。

据统计,进入第三季度,浙江的用电量增长明显减缓。浙江今年原预计用电量增长为14.5%,而截至9月份,增长还不到8%,8、9月份的增长率更只有2%-3%。与浙江相类似,外向型经济特征明显的广东、山东、江苏等沿海省份9月份用电量增速下滑得最为厉害,而全国总体水平也不容乐观。

根据上周末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濮洪九的报告,8月份,直供电网的电煤消耗总量比7月份减少了397万吨,环比下降6%;9月份比8月份下降了764万吨,环比下降12%。火电发电量下降,直接影响到电煤消耗。

此外,钢铁产量走低,冶金用煤大幅减少。8、9月份,国内钢产量连续出现10年来罕见的月环比负增长,9月份钢铁产量3915万吨,比8月份下降10%。截至10月10日,全国钢材价格已经下降30%左右。山西焦煤、潞安、平顶山、永城和神火等企业供冶金用精煤、高炉喷吹煤需求量大幅下降,价格每吨普遍下降300-400元,多数钢铁企业要求暂时停止发货。

业内认为,由于下游钢铁厂仍在减产,今后几个月山西焦炭产量也会继续下滑,预期10月份山西省的焦炭产量将进一步减少20%-30%。

三是一些高耗能产品价格大幅下降,间接影响煤炭市场需求。近期,电解铝市场开始逆转,电解铝价格大幅下降,由上半年的每吨16000元以上降到目前的每吨12000-13000元,生产企业平均每吨亏损2000-3000元,纷纷减产或停产检修。

四是煤化工行业煤炭需求增长不大。国家限制化肥价格、控制化肥产品出口,今年四季度化肥出口关税增加到175%,全国化肥产量基本稳定,耗煤量也基本保持稳定。

由于上述原因,国际煤价倒逼国内煤价的因素已经显现。受全球经济衰退加剧以及国际油价走低影响,国际煤炭市场行情上周再度出现较大幅度下跌,这也是国际煤炭价格连续第十周下跌。

据环球煤炭电子交易平台每周指数显示,10月24日亚洲的基准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在104.70美元/吨,每吨再次下跌了近8.7美元,降至96美元/吨,跌幅达到8.3%。

而国际海运费也在大幅下降。据本报了解,目前澳大利亚的煤炭运到广州港的运费仅需11-12美元/吨,再加上13%增值税,到港价折合成人民币格已不到900元人民币/吨,国际煤价价倒逼国内煤价,使得整个煤市变得更为复杂。

再陷危机周期?

平安证券煤炭行业分析师陈亮指出,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经济预期更为悲观,一些国际对冲基金加剧做空国际油价,这使得同为一次性能源的煤炭价格也受累。他指出,从当前情况来看,国际价格倒逼国内煤价的压力正加大,一旦国际价格优势显现,国内煤价势必也会下降。

而煤炭行业专家黄腾认为,国际价格如果再降,进口势必增多,引发国内煤炭价格下调,他认为虽然近期国内煤价已有所下调,但因为幅度不大仍不能算真正下降。“煤炭行业的低谷会发生在明年下半年到2010年上半年期间。”他认为。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濮洪九近日表示,受出口下降、宏观调控等多种因素影响,我国煤炭相关产业产品产量下降,煤炭市场需求增速减缓。今年四季度,煤炭供需形势与前三季度相比将会发生一些变化,有继续向市场供应宽松方向发展的趋势。

尽管供需形势在变化,但与国际煤价大幅下跌超过50%相比,近期国内煤价下降幅度仍相对较小。东方证券煤炭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帅指出,由于国内两次“限价令”影响,国内煤价原本涨幅受到限制,所以跌幅异于国际市场可以理解。

陈亮认为,中国煤炭价格变动,相对于宏观经济略有滞后性。如亚洲金融危机前期,国内宏观经济在1998年已经明显下降,但当年煤炭价格并未出现大跌。但是,当时煤炭产能过剩的压力已经很大。

黄腾也指出,由于国内煤炭没完全市场化,供求关系不一定完全反映在价格上。即使供求关系已发生了逆转,集中度较高的大集团都不愿意降价而导致价格仍然偏高,但有价无市对各集团的现金流是一个很大考验,苦撑一段时间后恐怕仍会出现大幅度下滑。

黄腾认为现在又到了新一轮淘汰煤炭企业的时候了,产能过剩、销售不畅将使扩张过度、资金链脆弱的企业率先出局。他认为这类似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对国内煤炭行业的影响,国内煤炭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危机周期。

与目前油价大幅下跌相似,国际油价在1998年跌入谷底,而国际煤价在1999-2000年触底,当时中国煤价走势与国际煤价保持一致。国内煤炭行业在1998年至2001年经历了最困难的时期,价格探底,而国内需求疲弱,出口也非常困难。

当时国家试图通过关井压产来减少过剩产能,1998年1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关闭非法和布局不合理煤矿有关问题的通知》政府要求在1年内关闭2.5亿吨产能,这占到当时全国煤炭产量的20%。而近期,政府采取的手段也与当年相似,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监局和安监局也已联合下发《关于下达“十一五”后三年关闭小煤矿计划的通知》,计划到2010年底至少再关闭4000余处,小煤矿总数控制在1万处以内。

业内专家指出,下一步国家肯定会加快小煤矿的整合淘汰,以减少过剩产能帮助煤炭行业过冬。黄腾指出,预期国内煤炭行业不会回到上一轮危机那种困难程度,但从目前情况看,行业整体往下走已不可避免。

本文地址 : https://www.hao18188.com/yingleguandian/21591.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所有观点与站长无关,请理性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