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乐股票学习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资讯 > > 正文

沈良:金融投资情感小说《裸奔的钱》连载61

发布时间 : 2020-06-30 11:07:06来源 : 哦哟百科阅读数 :

导语 : 方梦龙认为交易方面东方人比西方人更有优势 “方先生,您在华尔街金融投资多少年了?之前在新加坡也是做投资的吧?”感觉方梦龙大概已经了解了他今天想知道的信息,韩子飞开始

方梦龙认为交易方面东方人比西方人更有优势

“方先生,您在华尔街金融投资多少年了?之前在新加坡也是做投资的吧?”感觉方梦龙大概已经了解了他今天想知道的信息,韩子飞开始发问了,他对方梦龙的到来也准备了一些问题,毕竟机会难得,可以直面华尔街的投资高手,总要抓住机会挖一点料。

“哦”方梦龙回过神来,“其实我在新加坡移一开始不是做金融投资的,我原本是做木材和原油贸易的,随着全球汽车消费量的上升,原油贸易逐渐成为主营业务,之后开始接触原油期货的套期保值。”

方梦龙笑了笑,“可能我天生适合做投机吧,自从接触原油期货之后,我发现用期货来做贸易要比现货更畅快、更方便,直接用电话报单买进卖出,到后来更是可以用电脑直接买卖了。经过两三年时间的研究和交易,也就是在00年前后,我决定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金融投资上,现货的生意交给了家族的其它人做。02年我开始做外汇,发现外汇比期货更具金融投资价值,当然也更加刺激。03年开始我定居美国,一开始在一家大型的对冲基金做交易员,因为业绩比较好认识了不少客户还有业内的一些高手。04年开始我自己设立对冲基金,起步的时候主要是自己的资金和少许朋友的钱,大概2千万美元,第一年实现了150%的收益,之后基金的规模不断扩大,现在我有两个专职的基金经理,一个做外汇,一个做股指期货,公司的规模其实也不大,全部加起来只有15个人左右。”

“股指期货和外汇各自配置了多少资金在做,哪一个收益更好?”韩子飞想进一步了解海外基金具体的运作形式。

“一般来说外汇的资金会配置多一点,因为外汇的杠杆更大,财富效应更明显,但是我会根据每年市场的变化调整两个基金的资金比例,比如07到08年我增加了股指期货的比例,因为股市的波动幅度比较大。”方梦龙喝一口茶,“至于收益率,不同的年份股指期货和外汇各有高低,不过平均来讲可能还是外汇高一点。”

“从04年到现在,您运作的基金的总资金每年都实现了80%以上的收益,这么好的成绩,主要采用的是什么交易策略?”

“这个嘛!”方梦龙似乎有点不好回答,但也不想扫韩子飞的兴,“其实东方人和西方人的思维模式是不同的。这一点是我们东方人的优势,这也是东方人在金融投资上比西方人更加优秀的原因。”

这一观点韩子飞倒从未听过,唐雨秋也突然来了兴趣,愿听其详。

“韩总,今天我又搞定了一笔广告业务哦!”刘佳妮冷不防的推门进来。

韩子飞和唐雨秋面露少许尴尬,唐雨秋转向刘佳妮,用口形对她说“在开会”。

刘佳妮吐吐舌头,“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哦。”

“你们公司氛围不错,同事关系很好啊!”方梦龙看到刘佳妮这可爱的小丫头,心想韩子飞平日里估计是个容易亲近的好领导。

“您刚刚说东方人在金融投资上更有优势。”韩子飞提醒方梦龙他的话还没说完。

“哦,对。西方人总想确定一切,他们是科学至上的,就连价格趋势这样的事情也是如此,你看他们的理论,不管是波浪理论还是江恩理论,都是想确定行情下一步会怎么走,走到什么位置。西方人会想尽办法确定一些他们所认知的事物,当他们实在确定不了的时候,就交给上帝负责,哈哈。”

“可是,将来的行情在当下真的可以确定吗?肯定不是的。虽然行情有趋势,虽然之前已经走出来的趋势可以确定和分析,但将来要形成的趋势必然是未知数,这个未知数或许可以预测,但是不可以确定。并且预测只是给交易一个指导方向,一个概率上更高一些,赢面更大一些的方向,而不是必然胜出的方向。”

“其实行情不是科学,甚至它已经基本脱离了物质属性,具备了精神属性。我们可以去思考一下,当投机交易的成交量占到市场主体的时候,一个期货品种所对应的现货是什么是否还起着对价格的决定作用。当然或许长期来看还是起决定作用的,但是短期内呢?产品的供求关系一定会反应在价格的波动上吗?我看价格的波动更多的是参与交易的资金性质决定的,也就是说无数个交易者在交易的那一瞬间的心理预期、心情、态度等决定的。这样说来行情的波动就有了明显的精神属性。而既然是精神属性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确定呢?”

“说到这里,我想你们就能理解,为什么东方人,特别是华人在交易中有优势了。因为西方人的思维是一元的,而华人的思维是二元的,万物分阴阳,有从无中生。并且阴阳和有无又是相生相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不像西方人认为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涨就是涨、跌就是跌。其实华人更容易找到阴阳发展、转变的基本规律,找到价格涨跌的基本规律,涨与跌不就是阳和阴吗?”

这样的理念颇有哲学意味,韩子飞虽然一下子没有完全明白,但已经信服了方梦龙的阴阳交替理论,或许这次金融危机就是西方传统金融理论的衰败表现。

“那您在美国主要的朋友是华人还是西方人?你和西方人是怎么交流的?”唐雨秋觉得刚才的话题略显沉重了,于是换一个轻松一点的。

“华人和西方人都有,其实我们新加坡人,包括香港人,都是华洋结合的产物,只不过骨子里中华的文化更多一些。我的朋友在数量上肯定是西方人多,毕竟生活在美国,交往的更多为西方人,但关系密切的却多半是华人,因为比较有共同语言,或者叫臭味先投吧。我很喜欢和西方人讲中国的道家思想和儒家思想,特别是道家思想,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思想,也是西方人很难理解的思想。”

以上为小说初稿,《裸奔的钱》已经出版,最终版本以出版物为准

责任编辑:白茉兰

Tag :

本文地址 : https://www.hao18188.com/jinrongzixun/21571.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所有观点与站长无关,请理性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