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乐股票学习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融资讯 > > 正文

中间价下调93点失守6.89 人民币遭遇12月“开门黑

发布时间 : 2020-06-10 08:31:51来源 : 赢乐股票阅读数 : 已收录

导语 : 随着隔夜美元指数重返升势,人民币在12月的首个交易日遭遇了“开门黑”。周四(12月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人民币中间价下调93点,跌破6.89关口报6.8958,上日为6.886

  随着隔夜美元指数重返升势,人民币在12月的首个交易日遭遇了“开门黑”。周四(12月1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人民币中间价下调93点,跌破6.89关口报6.8958,上日为6.8865。中间价结束本周稍早三连升的回升表现。

实时汇率方面,受中间价下调影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早盘下挫逾百点,现交投于6.8950一线。不过离岸人民币汇率在早盘有所回升,最新交投于6.9090一线。两地价差收窄至150点以内。实时汇率方面,受中间价下调影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早盘下挫逾百点,现交投于6.8950一线。不过离岸人民币汇率在早盘有所回升,最新交投于6.9090一线。两地价差收窄至150点以内。 实时汇率方面,受中间价下调影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早盘下挫逾百点,现交投于6.8950一线。不过离岸人民币汇率在早盘有所回升,最新交投于6.9090一线。两地价差收窄至150点以内。

  在岸人民币11月下跌1.69%,创去年811新汇改以来最大月度跌幅。人民币的不断下跌,激发了香港市场投资者竞相寻求保护,由此推动美元对人民币期货交易量在11月创出了纪录水平。对于任何持有中国资产的人来说,这种期货合约都可用以对冲人民币下跌的风险。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杨宇霆表示,中国央行的关注点已从汇率转向保卫外汇储备,对人民币兑美元的走弱的容忍度提高。

  凯投宏观在周三(11月30日)的报告中称,新的资本外流管控措施是对资本外流趋势抬头的回应,而非政策转向。货币政策不会出现逆转,新措施更多是为了“先发制人”,因决策层担忧美元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变得更强。凯投宏观下调人民币对美元2017年底目标价从7元下调至7.30;2018年底目标价为7.50。

  日内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1月财新制造业PMI降至50.9,较10月回落0.3个百分点,显示制造业扩张速度有所放缓。这一趋势与官方制造业PMI有所差异。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11月制造业PMI继续攀升至51.7,较10月提高0.5个百分点,创2014年8月以来的新高。

  尼塔宏观研究主管钟正生认为,11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终值录得50.9,比上月下跌0.3,为两年来次高增速,制造业回暖仍在继续。分项中,产出指数和新订单指数均出现回落,但投入价格指数和产出价格指数再次加速上涨,达到5年来最高水平,通胀压力进一步加大。

  中国央行10月末外汇远期空头头寸扩大至543亿美元,环比增两成

  中国央行周三公布外币资产预定短期流出净额数据显示,截至10月末央行共持有外币对本币远期合约和期货合约空头头寸543.1亿美元,较上月的453亿美元扩大近两成,为央行披露该数据以来连续第二个月变动;以SDR(特别提款权)计值的空头头寸规模为329.74亿SDR。本月仍无多头头寸。

  央行网站公布的国际储备与外币流动性数据模板表格显示,10月空头头寸仍为三个月至一年的期限,多头头寸维持在零。10月末与逆回购有关的外币流入为619.88亿美元,较上月的241.38亿美元增加156.8%,以SDR计值为451.2亿SDR。除按照美元标价外,央行从今年4月开始,增加以IMF特别提款权(SDR)公布相关数据。10月美元与SDR的折算汇率为0.727882。

  中国央行此前表示,外币对本币的远期和期货空头头寸主要反映了央行为满足企业外币负债套期保值需求而与商业银行开展的外汇远期操作,将继续按实需原则提供远期避险产品,央行远期操作对未来外汇储备规模的影响较小。

  路透周二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外管局严控资本外流,要求资本项下500万美元或以上资金的汇出报外管局审批,并加大对大型海外并购交易的外汇审查,包括此前已获得外汇额度的交易。国家外管局周二晚间称,支持有能力和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直接投资业务。

  专家:应理性看待汇率波动,集体非理性时可调控跨境资本流动

  新华社周三报导援引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称,基于理性的考虑进行资产多元化配置,外汇市场就不会乱。但如果市场出现了集体非理性的行为,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临时采取一些调控跨境资本流动的政策措施也是必要的。这不仅有利于中国金融的稳定,也有利于世界金融稳定。

  管涛在接受专访时称,要理性看待人民币汇率的正常波动,才能维持跨境资本的有序流动和外汇市场的有序运行。大部分人并不能准确预判美元指数的短期走势,更难说长期走势。这种情况下,可取的方法是对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状况做出预判。

  他称,“只要相信中国经济没有大的问题,即使有外部冲击,也将是暂时的、阶段性的。诚然,中国经济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正经历挑战。”

  管涛并表示,市场汇率围绕均衡汇率上下波动是再正常不过的经济现象;均衡汇率通常是通过交易试错的方式,事后观察判断出来的。汇率由市场供求决定的最大问题是,汇率容易出现过度升值或者贬值的超调。当市场普遍看多的时候,就选择性地相信好的消息;当市场普遍看空的时候,就选择性地相信坏的消息。这种意见分歧,不经过时间和实践的检验,谁也无法说服谁。

  他称,随着中国居民收入水平提高,资产多元化配置是大势所趋。自2014年二季度起,中国国际收支口径的资产项下就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这种流出本是有序的,只是2015年下半年市场一致性的贬值预期形成,才导致外汇供求关系急剧变化。

  管涛指出,正如货币当局一再强调的,中国的外汇储备还很充裕,中国对外基础偿付能力是有保证的。关键是市场主体应该回归基本面分析,避免个体理性、集体非理性的羊群效应。

(责任编辑: HN666)

本文地址 : https://www.hao18188.com/jinrongzixun/10289.html 本文资源来源于互联网,所有观点与站长无关,请理性阅读!

相关文章